黑劳士是什么?斯巴达人是如何管理和控制黑劳

斯巴达人为了确保其在拉哥尼亚的统治权,该地的原住民都被降格成为黑劳士,世世代代为他们的斯巴达统治者耕种。

古典时代,随着古希腊世界的分裂,两大敌对联盟间开始频繁的用兵,大量斯巴达公民战死沙场,国家兵源(尤其是重装步兵)不足问题日益凸显,于是斯巴达便开始征调黑劳士阶层的成年男子充当重装步兵,这始于公元前 5 世纪后期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

黑劳士在自己的土地上受人奴役,但他们从未失去对自由的渴望。由于他们也在斯巴达军队中服役,因此获得的一些军事知识对后来反抗奴隶主的起义不无裨益。

但与斯巴达公民的平均主义不同,庇里阿西人有贫富之分,庇里阿西人中有些可以充当重装步兵,而有些只能充当水手或随军工匠。

据大多数古典著作的记载,在斯巴达领土的覆盖整个伯罗奔尼撒南部时,拉哥尼亚和美塞尼亚这两个地区都可以找到由黑劳士耕作的斯巴达人土地。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三次美塞尼亚战争之后,斯巴达被迫失去美塞尼亚为止。

以家庭为中介的管理模式是一种温和的管理形式,与此同时,斯巴达还通过库普提亚制度(一般译作“秘密警察制度”)对黑劳士阶层实现较为暴力的管理。

在温泉关战役、普拉提亚战役、皮罗斯战役中斯巴达战士都有一些黑劳士跟随,这些黑劳士对斯巴达主人提供某种形式的帮助或保护。

除了女黑劳士之外,从事家务劳动的男黑劳士人数也很多。传说国王戴玛拉托斯是其母亲与马夫私通所生,这为马夫可能也是黑劳士。温泉关战场上和皮罗斯战役中紧随斯巴达战士的黑劳士显然与普拉提亚战役作为轻装步兵的黑劳士不一样,他们是作为斯巴达战士的服务人员出现的。

动产奴隶专属私人,不受国家法律保护。据艾福鲁斯记载,“黑劳士持有者既不允许释放黑劳士,也不允许将他们卖到边界以外的地方。”这说明,无论是通过出售还是转让,斯巴达土地所有者都没有权利转让他或她的黑劳士。

据普鲁塔克记载,“一般情况下,行政长官不时派一些最为谨慎的青年战士到乡下去,他们只带短剑和必需的给养,白天绕过大道,分散地隐蔽在隐蔽之处,悄悄地躲在那里。但是,到了晚上,他们就来到大道上,杀死他们抓住的每一个黑劳士。有时,他们也到黑劳士干活的田野去,屠杀那些最强壮的黑劳士。”

色诺芬记载到,“斯巴达男性长到 20 岁时,由城邦任命三名指挥官,然后由他们各自挑选100名青年,这些青年的主要工作是狩猎。”这里的狩猎本身与普鲁塔克所说的昼伏夜出以及袭击黑劳士可能是一回事,因为对斯巴达人来说,将黑劳士作为狩猎对象本身就是更为逼真的战争,这样的狩猎可以培养斯巴达人的战争技巧。

对希腊人而言奴隶制并不是什么坏事。公元前 5 世纪以前奴隶制度从未被当成一个道德问题提及。尽管有人提出过异议,然而从信奉异教的古代到几百年后基督教产生,奴隶制度在希腊愈演愈烈。

古希腊人并没有大规模豢养奴隶,实际上,奴役其他希腊人多少令他们感到不安(尽管他们还是做了),他们更愿意贩卖非希腊奴隶。欧迈尔斯他这样概括堕落的奴隶制度:“宙斯夺走他一半的美德,一旦此人沦为别者的奴隶。”

联系邮箱:如果你喜欢历史相关的,请加我们的爱好群吧群号:878237107动产奴隶没有宗教权力,他们没有自己的宗教节日。古希腊人对奴隶制度的看法非常简单:身为奴隶是件糟糕的事情,而拥有奴隶则再好不过。斯巴达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是:占统治地位的斯巴达公民在经济上以土地所有者的身份生活,他们的生产生活资料主要来源于对黑劳士阶层的剥削,黑劳士阶层替斯巴达人耕种土地。他们还可以在市场上出售多余的谷物并藉此积累一些财富。奴隶制伴随着掠夺和战争出现,若是一个人被俘获或绑架,他就成为奴隶。有时因为战功的关系,也可解放黑劳士,使之自由,但是这种情况是罕见的,出卖和释放黑劳士的大权完全掌握在国家的手中。对于斯巴达人来说可以更容易地控制这些从事家庭服役的黑劳士,通过这种控制,斯巴达人进而控制更多的在份地上劳动的黑劳士。至公元前 421年夏,在签订《尼西亚和约》以后,这支队伍中幸存者尚有约500名黑劳士生还。斯巴达的黑劳士阶层不仅要为公民耕种土地,同时还要为公民提供各种家庭服务和其他服务。比如,公元前424年,斯巴达命令伯拉西达率领由700 名黑劳士组成的一支重装步兵远征色雷斯。斯巴达公民对所属黑劳士的控制还通过对从事家务劳动的黑劳士的控制来实现。但是,他们仍处于下等人地位,并不享有斯巴达公民的种种权利。黑劳士必须为土地的主人提供粮食,必须为斯巴达军队服务,还必须为死去的国王和官员服丧,但此外,他们对主人并无特殊义务。斯巴达将土地分为份地,并将份地连带土地上的黑劳士交给每个斯巴达公民个人。斯巴达人居住在斯巴达平原北部的村庄,并且与奴隶形成对比的是,斯巴达人拥有大量土地。黑劳士的经济地位并不稳定,经济实力比较弱小,仅有的一点“私有”财产在理论上也属于其主人,可以被任意剥夺。虽然我们没有看到斯巴达对庇里阿西人征收固定的租税,但是斯巴达人迫使那些富裕的庇里阿西人自负装备充当重装步兵,不少庇里阿西人必须承担武器生产、耕种王室田庄等劳役。于是,斯巴达公民大会投票决议释放他们为自由民,即“新平民”。

库普提亚制度更多是秘密执行的,这反映了库普提亚制度对黑劳士管理的非正式性。他们以家庭为单位共同居住,依靠分配给他们耕作的农田过活,他们不能被用于买卖。综上所述,在斯巴达人家庭中从事家务劳动的黑劳士是很多的,这些从事家务劳动的黑劳士应该来自于自己份地上的黑劳士家庭。但位于泰纳戎的庇里阿西人社区的波塞冬祭坛曾经为黑劳士提供庇护,说明斯巴达的黑劳士阶层享有一定程度的宗教保护。黑劳士阶层长期依附于属于同一个公民家庭的份地,他们与公民之间本身结成了特殊的依附关系,这种依附关系反过来构成了对在自家份地上劳动的黑劳士的制约。黑劳士与传统意义上的奴隶还有所不同,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斯巴达公民家庭,而是一个有着内部血族关系的共同体,他们是集体被征服的。

公元前464年,趁着斯巴达发生大地震的机会,起义者以伊托木山区为据点,发动了长达十年的反击。公元前455年,斯巴达人和起义者达成协议:如果起义者不再返冋伯罗奔尼撒半岛,他们就可离开斯巴达。其中许多人在科林斯湾的瑙巴克塔斯定居下来。公元前369年,在底比斯和其他波奥提亚地区的斯巴达宿敌的帮助下,美塞尼亚恢复独立。

库普提亚制度的首要任务就是维护地方治安,“警察”负责消除黑劳士可能存在的暴动;其次,库普提亚制度可能还与税收有关,斯巴达没有常设的税收队伍,斯巴达公民不住在自己的份地上,税收可能就是库普提亚“秘密警察”负责催缴的。

在斯巴达,不仅男性公民被免除了各种劳动,女性也免于纺纱织布,以便参加各种体育锻炼,生育健康的下一代。原本应由斯巴达妇女完成的女红大多由黑劳士妇女完成。一些女黑劳士还可能与男主人私通,生出不少私生子。这些私生子曾经作为斯巴达军队的组成部分参加远征奥林托斯的战争,可见人数之多,亦可见在斯巴达人家庭中服役的女黑劳士之多。

每块份地上的主人每年可以从黑劳士劳作的成果中获取定量实物。黑劳士阶层的负担在不同年代似乎不尽相同。提尔泰乌斯称其为佃农,每年他们必须上交收成的一半给土地主人。

在公元前6-5世纪期间,斯巴达这个极度尚武民族以强大的重装步兵称雄于整个希腊大陆。而斯巴达人称霸希腊的基础便是它所拥有一只训练非常有素并且完全脱离了生产劳动的职业化军队。此前斯巴达人对于美塞尼亚的侵略与政府使得自己的领土成倍的增长,尤其是产生了“黑劳士”这种特殊的奴隶阶层。今天小编就为大家介绍一下古希腊时期斯巴达黑劳士这一特殊阶层的生存状况。

奴隶与农奴的区别在于奴隶是他人的财产,而农奴由于受到强制劳动而被束缚在土地上。因此,如黑劳士、罗马的隶农、以及希腊世界的债务农和获释奴隶等等都包括在农奴制范畴之内。

据普鲁塔克记载,除了橄榄油和葡萄洒之外,黑劳士阶层还要分别交 70 和 12 蒲式耳的大麦给每个斯巴达男、女主人。

由于“黑劳士制度”的存在,斯巴达和希腊其他城邦截然不同,它的经济体系完全仰赖于黑劳士。尽管奴隶制在希腊社会盛行,但没有一处像斯巴达人那样必须依靠地位最低的阶级方可存活。在其他城邦,居民分为许多等级,并且这些等级会发生变化;而在斯巴达,“所有者”和“一无所有者”之间泾渭分明。

在斯巴达,黑劳士阶层散布在自然条件较好的拉哥尼亚和美塞尼亚中部地区,在他们的周围主要是庇里阿西人的居住地,这种政治格局无形当中形成了对黑劳士的包围,阻断了黑劳士同海外和伯罗奔尼撒其他城邦的联系。卡特里奇称庇里阿西人有监视黑劳士的作用。

庇里阿西人是享有不完全公民权的特殊阶层,他们主要是来自庇里阿西区的原住民。他们在多利亚人南下移民时主动臣服,因此不同于黑劳士阶层。

为了让黑劳士记住他们的奴隶身份,他们每年都要被鞭打一次。他们被迫穿上标志下等人身份的耻辱性服装,如兽皮衣和皮帽。

黑劳士的身份是奴隶,不享有斯巴达公民权,是处于斯巴达公民社会之外的“外来者”;但在政治上,黑劳士与没有任何法律地位的动产奴隶也有明显的不同。

这种被选中充当士兵的黑劳士,在出征前或在战后会被斯巴达公民大会投票决议:予以释放为自由民,即所谓“新平民”。

富裕的庇里阿西人与斯巴达人一起,构成庇里阿西社会的上层,掌握着庇里阿西区的政治权利。他们与斯巴达征服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他们的特权地位有赖于斯巴达的支持才得以维持。这种依赖性使得庇里阿西人虽有一些权利但不能保证内政上的独立性。

黑劳士阶层被征服后通常被斯巴达国家就地分配在斯巴达公民所领有的份地上劳动并缴纳定量的产品,斯巴达人将其国土均分为9000块份地,男孩自出生之日起就从城邦分得一块土地,连带份地上的黑劳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